歡迎光臨深圳市一廣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官網!
全國服務熱線: 0755-29983788/29983899 EN

人工智能在杭州,打造下一個硅谷?


      今年以來,人工智能領域進入發展高峰,AI人才顯得尤為珍貴。在目前人工智能人才匱乏的狀況下,企業間的人才爭奪也愈發激烈,而百度是最早進行AI的人才培養布局的國內企業之一。

人工智能路在何方?百度率先深入布局AI人才培養

2017年,是人工智能的卡位年——BAT等互聯網巨頭紛紛將人工智能作為企業級部署,進軍垂直領域;同時,各行各業越來越感受到“智能”帶來的強勁勢頭。然而,隨著大批高科技企業將資金與設備投入AI領域,人才匱乏的漏斗卻在AI商業化的進程中快速的變大。

在人工智能發展得最為系統化的硅谷,AI工程師們的薪水遠高于其他領域的同行。隨著人工智能概念的不斷深入人心,人工智能的人才愈發的緊俏,時至今日,大學剛畢業的博士也能坐擁八九十萬的年薪,與資深的硅谷工程師相媲美。

在國內,部分企業早已瞄準人才的短板,走在了業界的前面。百度是最早進行AI的人才培養布局的,他們同國內諸多高校開展合作,共建工程實驗室,在數據開放和資源共享上進行各種合作。這種方式類似美國在人工智能教育領域推行的“硅谷-斯坦福”校企聯動模式,一方面斯坦福大學為硅谷提供了人才和科研成果,另一方面硅谷為斯坦福大學提供資金支持和大數據,以助力他們的科研能有更大的突破。

爭搶人才國內年薪已經媲美硅谷

作為聯想集團前副總裁、億航科技聯合創始人,祁衛認為,現在無論是硅谷,還是國內,對人工智能的人才都是求賢若渴,國內甚至比硅谷還要夸張。“真的是有些瘋狂,我了解到一位國內名校剛畢業的人工智能博士被幾家公司爭搶,年薪從四五十萬被抬高到八九十萬。”

一位在業內有兩年經驗的人工智能工程師,其年薪也可以輕松達到50萬,而這已經是一個行業基本身價。

在硅谷,成功挖到人才的手段,同樣是年薪。高校研究人員離開學術崗位而進入實踐領域,外界所推測的最主要的理由在于報酬的差別。《華爾街日報》援引NSF的數據稱,2014年,高校計算機及信息科學博士后的年收入中位數為5.5萬美元,而對應的產業實驗室職位則為11萬美元。在平均年薪最高的Uber,研發人員的工資達到了35萬美元/年。

“人工智能是今年公司薪資預算增長最快的領域,漲了三分之一都不止,并且還在一路飆升。”一位業內人士表示,在業界大家針對人工智能的開發進程以及團隊的話題非常敏感,“公司耗費大量人力財力挖來個AI人才,一旦曝光自己的項目進程和團隊構成,很快就會被別的公司瞄準。”

作為人工智能的領軍企業,百度在挖掘AI優秀人才另有佳徑,也成功預防了市場上的惡性競爭。他們在市場上挖掘成熟的工程師,給對方搭建一個最合適的平臺。在這個過程中,有些創業公司會惡意哄搶人才,但百度不會因此而跟風加碼搞亂市場。另一方面他們瞄準了校園市場,通過與高校在人工智能方面的緊密合作,為自己的未來進行長遠的人才投資。

“百度這種模式,一方面是為自己投資,另一方面,對于日益浮躁的人工智能人才市場,具有長遠的意義。經過這一輪的熱度后,會有一些盲目跟風的創業公司退出,像百度這樣能按照自己既定步伐前進的公司才能彰顯其價值。”一位業內人士分析說。

共建平臺本土化“硅谷-斯坦福”模式

領英平臺的數據分析顯示,全球AI人才數量約為25萬,主要分布在美國、歐洲、印度及中國。從中美AI人才的從業年限構成比例上看,美國擁有10年以上經驗的AI人才比例接近50%,而我國10年以上經驗的人才比率只有不到25%。

人才是產業發展的基石,如何解決產業人才稀缺的問題?同高校合作是全世界科技企業的主流做法。

“硅谷—斯坦福”模式是國際上最知名的校企聯動、產學研聯動模式。一方面,斯坦福大學源源不斷地為硅谷創業界輸送優秀人才和科研成果。谷歌、雅虎、思科等頂尖企業創始人、高級人才均來自這所大學——剛上市的SnapChat,其原型便來源于創始人在斯坦福的一個課堂作業,原斯坦福大學人工智能實驗室的負責人Fei-FeiLi去年加入谷歌,領導后者的人工智能團隊。反過來,硅谷企業也通過捐贈、數據共享等方式反哺斯坦福大學,共同成長。

再比如,Uber從卡內基·梅隆大學國家機器人工程中心一連挖了40名研究人員。數據顯示,在過去5年間,美國的剛畢業的計算機博士中,進入到硅谷中工作的人員數量逐年上升,已經超過了高校中學術研究人員的數量。

在校企聯動上,百度正在率先本土化“硅谷-斯坦福”模式。2016年以來,百度與西安交通大學共建大數據創新人才平臺、開設人工智能班;與中科院旗下的研究生院中科院大學達成合作,在人才培養、科學研究、數據開放、資源共享等方面合作。

高校的相關負責人對百度的校企合作給予了積極評價。在中科大信息學院副院長李厚強教授認為,企業與學校共建工程實驗室,能夠有效連接科研與產業,“使我們的創新緊扣市場導向,也有利于技術轉化。”中國科學院自動化所副所長劉成林業認為,學術界對產業界有價值,可以提前投入:“當他們博士生三年畢業的時候,研究成果可以直接轉換成產品或者某個技術環節。”

共享數據高校科研商業化趨勢

不久前,由百度牽頭籌建,清華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院等機構參與的深度學習技術及應用國家工程實驗室經國家發改委正式批復,這意味者百度將人工智能中的算法、數據開放共享給頂尖高校。

無論在語音合成、圖像識別、自然語言處理、用戶畫像和無人駕駛等技術方面,百度在國際上都處于領先地位,而其開放自身的數據、計算能力給高校,彌合了校企合作的“最后一公里”。對此,李厚強教授認為企業與學校共建工程實驗室,能夠有效連接科研與產業,“使我們的創新緊扣市場導向市場,也有利于技術轉化。”

深圳市一廣建設工程有限公司

  • 電話:0755-29983788/29983899
  • 傳真:0755-29983899
  • 聯系人:林經理
  • 地址:深圳市南山區西麗街道留仙大道長源村長源花園501
  • 網址:www.8509999.net
新濠天地娱乐网站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